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arappa | 13th Nov 2009, 7:00 PM | 翻譯小記, 音韻音魂 | (78 Reads)
這篇則是Macross F中,為「星間飛行」作曲的菅野よう子和作詞的松本隆訪談。
這篇並沒有完整翻譯(我沒興趣的跳過 =3=…但其實沒跳多少……orz)
原文2009年11月6日發表於松本隆的官網「風待茶房」。

1. 對動畫的印象

松本    你現在不是只在做動畫音樂嗎 (笑)
菅野    這份工作我隱瞞了雙親差不多10年啊。因為我的父母是不看電視的人,所以連女兒在做著什麼工作也不知道呢。只是在做NHK的工作時,我才會想著孝順一下父母去跟他們報告。(笑)因為他們就是如此的嚴格,所以我才會變成如此具偏見的頑石呢。

3.不喜歡KTV

菅野    其實我不喜歡KTV呢。因為不想讓別人在KTV翻唱,所以我會故意不寫前奏,又或是故意把曲子寫得很難唱等(笑)

菅野    人果然是會變得圓滑呢。(笑)我也有同樣的感覺。因為那是為原唱者而作的歌,所以不想讓別人來唱。但看過別人很愉快地唱之後,便開始覺得「(歌曲)已經從自己那邊獨立出去了,也沒什麼關係」。
松本    這不過是因為人成熟了嘛。
菅野    對啊。這該說是自己的容忍範圍增闊了嗎。就像是「是老了嗎?」這般(笑)倒是愈來愈堅持執著的地方。

4.十多歲女孩子的危險感性

菅野    松本先生對中島愛的第一印象是?
松本    覺得她真可愛。
菅野    我也覺得很可愛。(笑)
松本    我覺得她很可惜啊。一定要再多給她支持才行。我覺得她能夠再紅一些的。
菅野    她的聲音有著很複雜的魅力,而本身也有很好的觸覺呢。
松本    有點可惜呢。雖然這麼說,但要我像以前一樣持續地在背後支持特定一個歌手實在太難了。對聖子小姐已經充分地支持過了,要將過去証明過的事再做一次實在力不從心啊。
--所謂「証明」是指?
松本    是指「這樣的音樂在日本也是有可能的」。還有就是,將大眾不看好的東西變得大熱起來。就像是「ピンクのモーツァルト」(1984年)那些,就連我自己也覺得「這樣的歌竟然拿得到第一位啊…」。其實那首歌的歌詞,說穿了是將性以美麗的表現方式來詮釋的官能性的歌詞。雖然一般人會覺得「真是可愛的歌」啦。
菅野    聖子小姐是知道這一點才唱的嗎?
松本    我想她不知道。(笑)因為我完全沒向她說明過呢。總而言之,過去我曾試過好幾次用這樣的歌去証明這些音樂是可以成立亦能大熱的。
--就像松本先生和聖子小姐,對菅野小姐來說,坂本真綾亦是類近的存在吧?
菅野    真綾的確是一手培養出來的呢。由她15歲開始已經培養了十多年了。十多歲的女孩子真的會有很多轉變呢。

--菅野小姐在擔當坂本真綾小姐的製作時,有著什麼樣的過程呢?
菅野    在第一張(CD)時對於應該做些什麼,她本人還沒什麼概念;但到第二、三張時她已經開始找出想要做的事了。

5.委託松本先生擔任作詞的經歷

--我聽說「星間飛行」一曲是由菅野小姐指名松本先生擔當作詞的。請問過中有著怎樣的過程呢?
松本    這一點我也想知道。是妳決定的嗎?
菅野    最後決定的是我。那時有很多候選人。其實我不太聽流行曲,但向熟悉相關事物的人打聽過後便出現了松本先生這個選擇。回想起來我哥哥也曾喜歡過松田聖子小姐哩。因為我家完全沒有聽音樂的環境和設備,所以那時我哥哥自己動手造擴音器再開始聽歌。只是他對音樂完全是外行的,我想他會聽聖子小姐的歌一定是因為「她是時下最紅的歌手」吧。大概是聽了「裸足の季節」等等的歌,才會開始喜歡上她吧。
松本    「裸足の季節」的詞並不是我寫的啊。(笑)(聖子小姐她)並不是一出道就由我負責擔當寫詞的。
菅野    咦?不是嗎?(笑)那可不行啊。(笑)
--(笑)。總之對菅野小姐來說,說到偶像就是松田聖子小姐吧。
菅野    因為哥哥的關係我也常聽「瑠璃色の地球」這些歌。
松本    「瑠璃色の地球」是我寫的詞了。
菅野    那首歌就是我(作「星間飛行」一曲)的基本印象。然後當接到要求去作「宇宙第一偶像蘭花」的歌時,就想到要借助專業的作詞人之力來創造出偶像。因為這是個當普通的孩子化妝後變成偶像的故事,所以我想要有那種以專業人士之手而變身的感覺。對比起雪露那種無論什麼也親自操刀的唱作歌手,我想對蘭花以不帶惡意的形式加入「專業的技術」。就是這樣我任性地選擇了松本先生。而在拿到「星間飛行」的歌詞那一瞬間就覺得「是這個了!」。讓我充分地感受到專業的功力呢。
--松本先生在接到委託時,有聽說過「Macross」這部動畫嗎?
松本    之前我在影帶租賃店時租借過,所以得知有「Macross」這一作品。其實我由初代開始已經想要加入製作了。在這前後我也曾擔任過飯島(真理)小姐的歌 詞,但不知為何「可有記起愛」一曲卻找了別人來寫詞。不過那個時候我也在寫「風の谷のナウシカ」,所以也沒辦法吧。(*「可有記起愛」是1984年的歌,但松本先生在83-85年間也有為飯島小姐寫詞。)

6.蘭花歌唱的一幕將永留動畫史

松本    我是想「大家都去買CD吧」(笑)。那首歌(「星間飛行」)會在30年後更能品嚐到真正的味道,所以等等吧。
菅野    就好像酒一樣呢。(笑)
松本    但我真心覺得「星間飛行」最終以這個形態成形是件好事。起初我是很擔心的。因為我對劇本什麼的一概沒有插手,就只憑著「銀河第一偶像的出道歌曲」為印象來寫。(笑)
--就結果而言,卻誕生出很好的一幕呢。
菅野    監督似乎是聽過「星間飛行」後再寫出那一幕的喔。
松本    原來是這樣。故事和歌曲能夠連結起來真是太好了。
--先前曾說過寫給聖子小姐的歌詞裡隱含著官能的意義在內,在「星間飛行」一曲裡又有否隱藏著這種意識呢?仔細想起來,「跨坐著流星 向你急速降下」等歌詞…
松本    其實「星間」一詞,說不好本身正隱藏著那種(性)的意義吧。
菅野    有那種意思的嗎?!
松本    不,我是剛想到的。(笑)但假如有人要取那個意思來理解亦無不可。而「星間飛行」這曲名則仿自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寫的「夜間飛行(Vol de Nuit)」。
--菅野小姐在看過「星間飛行」的歌詞後有什麼感想呢?
菅野    不小心跨坐到流星上去了(笑)。第一次看過松本先生寫的詞時,就已經覺得非這不可,專業的果然與別不同等等。比起一切,副歌(指「流星にまたがって」那一段的旋律)的破壞力真是太厲害了。
松本    破壞力啊(笑)。說起來我起初拿到曲子時,「キラッ」那部份是有旋律的,而且音色很低。我想著先把歌詞填上去好了,但音色不響亮,效果著實不太好,本打算跟妳談談的。但到錄音時,妳不是突然說要改成用說的而不是用唱的「キラッ」嗎?我在那個時候就想「不愧是菅野よう子啊」。
--那個指示是在現場忽發奇想的嗎?
菅野    的確不是出於什麼理由。那是自然而然、突然誕生的一瞬間,有時是會這樣的。
松本    這個人是以本能來行動的人嘛。(笑)我覺得這樣很好。
菅野    松本先生是否也有好幾次這樣的經驗?
松本    有啊。寫「ルビーの指輪」時也沒想過會紅。在我說「這首歌銷量會衝上百萬」時,整個錄音室都靜了下來。監督還跟我說「這首的話最多一萬吧」(笑)。但當你很熟練時,自然地聽了就會知道。
菅野    我非常明白。

7.被改寫的素材

松本    迄今為止,妳有試過先有詞再來寫歌嗎?
菅野    有啊。我很喜歡這種作業。因為很容易作曲呢。
松本    看,妳果然是憑本能去行動的人。我啊,很討厭那些理論派的作曲家。
菅野    還說「看」啊…(笑)
松本    畢竟以本能來作曲的人,寫出來的曲子都更有深度啊。
菅野    先有詞的話比較輕鬆啊。說輕鬆是因為歌詞本身已唱出了旋律,所以我也用不著去作。有歌詞的話差不多一瞬間就寫得出歌來。真的非常快喔。

8.對彼此的印象/相似的二人

--菅野小姐對松本先生有著怎樣的第一印象呢?
菅野    松本先生他在我們第一次見面商談時,開口第一句就是「我是不會更改(歌詞)的」(笑)。我想一來就這樣嗎!就是這個印象了。
松本    哈哈哈。因為我認為說到歌詞,最清楚的一定是我。要是要改的話那就不得不做很多微細的調整,如果被判斷為跟主題不合的話,那倒不如直接不採用好了。
菅野    這並不是出於討厭受傷這樣的理由是吧?
松本    我由24歲左右開始作詞,由以往我便說「我不會為競技而寫的」。比賽根本不需要負責,所以我才討厭。舉例說,由五隊人來一起寫很多曲子,在全10首曲中每隊選出2首再來製作成一張大碟,這種事情根本不是專業人士應該做的。還有就是在製作途中,監督和製作人不是可能會為了歌詞的方向性而吵起來嗎。因為那太愚 蠢了,我會跟他們說「請你們把意見整理好了再來告訴我」…很囂張是吧(笑)。但要是唱片公司、發行人、贊助人、製作團隊等都一起來說任性的話那可糟糕了。 所以我選擇全都無視掉。
菅野    很帥氣啊!
松本    被菅野よう子稱讚了(笑)。但要不是在這種執著下製作的話那就不會有好作品了。
菅野    我在心中做的事情和松本先生你是一樣的。但表面上並不會這樣。我總算是會聽聽對方的話吧(笑)。
松本    但結果還不是要等共識出現?那不就和我一樣。(笑)只是人多手腳亂啊。是女的話還有可能撒嬌蒙混過去,但是男的可就來不了這套啊。
--菅野小姐妳認為松本先生所寫的詞和其他作詞人有著什麼分別呢?
菅野    這實在很難說明呢。我覺得松本先生寫的詞就像是輕輕地蓋在歌手身上一般。松本先生所製作的衣服並不需要模特兒自己多加點綴,而是能夠很自然地穿著。他寫的歌詞也是,與其從那個人的內心中細語,反而是在強調這是一件衣服的同時,亦能很舒適地披到模特兒的身上。而且這是一件一般人看了會覺得「我也想穿!」的衣服。會給人這種感覺的人很少有,就像是既會打扮,亦很貼心舒適。
松本    妳對自己的歌曲又有什麼想法呢?
菅野    我沒有想過呢。就像是(衣服和模特兒)都有緊密關係的感覺吧?我的曲子並不會有「很會打扮」的感覺吧(笑)。
松本    妳的歌很會打扮啊。而且無論妳作怎樣的曲子也好,全部都會自然地掛上了「菅野よう子」這個品牌。妳還真是完全不了解自己的事啊(笑)。
菅野    是的,我不了解。(笑)
--松本先生你又對菅野小姐有什麼感覺呢?
松本    菅野小姐她就像一個取之不盡的金礦一樣。我很喜歡那些會對我給予的提示作出反應的人。在這一層意義來說,菅野小姐是我所認識的人之中的第五位呢。而且我覺得,同為作家,我們二人非常相似。
--的確是這樣哩。
松本    假如說妳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就是因為妳仍然有堅持的地方。我想妳全都丟棄掉也會是件好事。
菅野    彼此彼此。
松本    唔?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笑)
菅野    咦?是嗎?但我記得以前在做CM音樂、狀態好時原來頭腦會變得一片空白。反而一邊想「就來嘗試一下吧!」時就不會做得好。
松本    我也是一樣。在寫詞的時候還是把腦袋放空比較好。

(完)

原文